日媒:日本华人母亲为考入东京大学的孩子们点赞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海南大学教务系统_海南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海南大学教务处|归类通
阅读模式

据日本中文导报报道 ,每年2、3月,是日本的考学和发榜的季节,各个大学的发榜公布牌前拥挤着考生和学生家长们,不时传来欢呼雀跃的声音,有时也会听到几声哀叹。随着华人二代的成长,华二代也不断进入大学考生的行列。

华人社会继承中国尊师重教的传统,华人子女成为日本各个名牌大学的有力的竞争者,在发榜的季节捷报频传,考上日本最高学府东京大学的考生也不乏其人。3月10号东京大学发榜后,一些考生的家长诉说了他们的子女成功考上东大的体验。

姫红女士——自由奔放式的教育与伴跑

儿子考取了东京大学。

不由得又回想起,孩子成长到今天的一幕一幕。越发的觉得作为父母,能够参与孩子教育的黄金时段,就是在小学入学前的一两年和小学期间。那段时间的参与,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美好难忘的回忆。说实话,进入中学以后,他的独立性渐渐增强,不愿父母过问他太多的细节,我们对他的这段时光,也就有了很多的”空白” 和想象的空间。

从对父母的依附,到自我意识的发芽,再到人格的独立,这应该是大多数孩子的成长轨迹。我们的家庭教育理念,就是觉得应该顺应这个过程,在孩子自我意识增强之前打好基础。所谓基础并不仅仅只指学习,更重要的应该是综合素质。其实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天赋,但是很多人没有机会得到发挥,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

我们孩子小的时候,让他体验了很多私塾。有公文、游泳、钢琴、美术、手工、体育、围棋、壁球、拳击、空手道等,希望他能从其中找到一个他的“用武之地”。有些当场就没兴趣,有些就坚持下来了。特别是钢琴,一直坚持到高中二年级的最后,几乎每年都参加一次钢琴比赛。选择什么完全凭他的兴趣,我们从不强求。忘记了是什么起因,这孩子对数学的那些趣味小问题感了兴趣,每当小学生新闻送来的时候,他总是先翻到趣味问题那一页,把所有的问题一气做完。

我们就因势利导,把初级的奥数问题给他看。这下他对数学着了迷。小学(中学也没间断)阶段的奥数每年都参加,预赛基本都能通过,有一次决赛还得了优胜。这使得他对数学有了自信。通过奥数和相关的活动,接触到了著名数学家広中平佑、Peter Frankl。有一次活动在关西的名门学校滩举行,他对那个学校留下了深刻印象。

考中学时,他一定坚持要去试试这所全日本最难考的中学,结果真的考取了!我们当然不可能搬家去关西上学,只是作为他的一次挑战,按照日本的说法叫做“纪念受验”,后来还真的成了“纪念”,发榜那天还接受了采访,滩校门前的留影被刊登在“PRESIDENT Family”杂志上。

最后入学的中学,是离家很近的一所很好的中学。上中学以后,他居然迷上了从来没有碰过的篮球,训练都是在上完课的傍晚或周末,似乎蛮辛苦,每天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先倒在床上睡一觉。体育运动使他的体魄越来越健壮,对我们来说是件欣慰的事。

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教育方针,我们这种自由奔放式的,也仅供大家参考。有些孩子非常有毅力,哪怕是不喜欢的事情也能强迫自己把它做好,我们也很羡慕这种素质,但不知道怎样才能做到。感觉教育孩子像是在养花草树木,需要施肥,浇水,阳光等养分,让他从内部生长,而不是借助外力而拔苗助长。

辰辰的妈妈——吹尽狂沙始到金

春暖花开之际,儿子居然接到东大的录取通知书,对于孩子的爸妈来说真是意外的惊喜,回忆儿子初高中的生活,真是感慨万千。

六年前儿子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离家四十多公里的这所初高中学校,并在樱花盛开季节中入学了,开始了每天往返学校约九十公里的奔波。六年间风雨无阻,从没听见儿子叫苦叫累,也没缺一天课,累计行程近十七万公里,今年高中毕业终于跑到这场马拉松的终点了。当妈的我只想对儿子说:辛苦了!你的坚持让我感动!

话说儿子考上中学后,第一年学习还认真,没想到初二就得了中二病,每天沉迷游戏无法自拔,加之通学时间每天近三个小时,在家几乎不怎么学习,而且青春期很反叛,令父母很头痛,每天跟儿子打游击战,拔Wifi,藏手机藏平板,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记得有一年冬天晚上12点父母把Wifi拔掉后,儿子夺门而出,利用咖啡厅外面的Wifi玩爱拍到深夜三点才回家。

即使对这样的孩子,当妈的也从不甘心放弃。高中二年级开始去骏台学习数学和英语。因为儿子喜欢林先生讲中文,又选了东进的中文和化学。当我问儿子为何考上了东大,儿子回答说:“关键是我喜欢学习,当然也喜欢玩游戏。”

东大马上就要开学了,这也将是儿子下一场马拉松起点。希望儿子能充分利用自己努力争取到的良好环境,不忘感恩,不畏将来,努力学习做人做事做学问,将来做一个对社会有所贡献的人。

健宇的妈妈——哥哥是弟弟的好榜样

3月,即将迎来樱花盛开的季节,一年一度的大学考试也将落下帷幕。我的小儿子杨健宇,用东京大学的合格通知书让家里提前盛开了樱花。

儿子3月份出生,在班里属于小生日,但他除了个子小,其他方面都没有任何劣势,可能上面有一个大他三岁的哥哥的缘故吧。从小就是哥哥的小尾巴,什么都要模仿哥哥。玩拼图、下期是哥俩从小的爱好,也让儿子们从小培养了数学脑子。

当哥哥中学考试进了开智中高一贯校时,弟弟也不示弱,三年后比哥哥更优秀的成绩考进了开智。为了和哥哥在一所学校,还放弃了早稻田附属中学。

儿子从小就显示出对数学的爱好。当哥哥在高一高二参加日本奥林匹克数学,并两次闯进决赛后。自己也暗下决心,买了书自学奥数。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初三、高一、高二连续三年闯进了决赛。虽然最后没能拿回奖牌,但也让他定下了将来从事理工科这条路的决心,虽然艰辛但很有乐趣。

三年前哥哥顺利考上了东京大学。那年5月,儿子一个人去逛了本乡校园,想必那时他的心中有了一个新的目标。开智高中有一套完整的补课制度,所以高三时儿子留学校学习的时间长了,回家就是玩游戏。备考期间的亲子关系正是考验妈妈智慧的时候。幸好,儿子在玩游戏之外还有一个爱好:看≪东大王≫,每周一次的东大生参与的猜谜节目,儿子一次不落看得津津有味,还跟着一起抢答题目。每当这个时候,妈妈也会放下家务,坐在儿子旁边,虽然几乎一题都答不上,但可以为儿子助威。这时也是妈妈最放松的时候。

回想这些年来,俩孩子学习上没让我操什么心,我只是照顾好他们的一日三餐,衣食起居。我觉得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比学习还重要。至于学习是孩子们自己的事,他们想学,做父母的尽可能创造条件;如不想学,强求也学不成。幸运的是,上天给了我两个在数理上有天赋的孩子,当然后天的努力也很重要。

4月,儿子将和三千多名一年生迎来东京大学的入学式。新的旅程即将开启,在这令人兴奋的时刻,我们预祝这些优秀且勤奋的东大一年生,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智司的妈妈——与儿子伴跑,也提高了自己

在日华人阎晓霞的儿子今年成功考上了东京大学。

在谈起儿子成功考上日本第一学府时阎晓霞感触颇深地说:

孩子考上东京大学,要感谢的人太多。为考东大,给他从四岁送考私立小学的私塾,到了小学五年级又送他去考中高一贯制的名校。因自己能力有限,不能同时兼顾,不加思索把自己最喜欢的工作辞掉。

他也很努力,成绩一直很好。但在他十二岁接受了最大的打击就是没考上最想去的筑驹付属,现在还记忆犹新娘儿俩在附近公园抱头痛哭。我当时不知怎么安慰。去了第二志愿的学校后,因成绩一直不下前三,但我知道他一到大考就紧张,一紧张就空白。我当时也束手无策。就想到他属龙,去普陀山拜佛。

还要感谢的是在东大读书的校友们,有买东大文具用品的,有单独微信问情况的。不在东大的日本校友寄卡片和巧克力等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