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一个女孩,有必要读那么高的学历吗?”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海南大学教务系统_海南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海南大学教务处|归类通
阅读模式

最近,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陷入舆论的漩涡。

旨在帮助贫困地区女孩上学,维护贫困地区女孩受教育权利的“春蕾计划”,被网友曝出专项善款未专用,大部分男孩赫然出现在了受捐名单和宣传照片中。

从网友们的发帖愤诉,微博热搜话题被撤,到终于等来“春蕾计划”的正面回应和主流媒体的争相报道。如影随形的,是带给每个捐赠者的,一次次的失望、愤怒和心碎。

临近年尾,寒意上溯,这无疑又让无数人的心头结了一层冰。

曾几何时,人们已经很少谈及有关“重男轻女”的事情,甚至一些人叫嚣“重男轻女”已是远古的回忆。这如同大部分人觉得,中国人都有钱了,但没出过国,没坐过飞机的人依然有很多,为温饱问题犯愁的贫困人口依然也有很多。“重男轻女”的现象虽然减少了,但基数依然庞大,经济基础影响教育水平,上不了学的女孩依然在睁着双眸渴望着,哭泣着。

前几年,纪录片《出路》中的女孩马百娟就是一个缩影。

2009年,马百娟,12岁,还在上小学二年级。

镜头一开始,她穿着鲜艳的红外套走路去上学,手臂摆动幅度很大,走路欢快,笑容很甜。

她所在的学校全称叫甘肃省会宁县头寨子镇野雀沟小学,整个学校只有两名老师,五个学生,马百娟的年龄最大。

课外活动是在操场上五个孩子玩篮球,或者坐在山坡上画画花草。语文课上老师讲的课文叫《我的家乡真好》,看一看比一比,“从前是坐着毛驴车出行,现在是宽阔的柏油马路。”然而,镜头转向教室外,这片土地的外面并没有课本中提到的高楼林立,鳞次栉比。

马百娟很爱学习,在小卖店买学习用具时的她整个人显得生机勃勃。放学后她会在家里一遍遍朗读课文,和哥哥一起做作业。

当然她还要干很多农活,挑水拾柴,生火做饭,喂猪喂羊,还要和父母哥哥一起去到很陡的坡收糜谷。

马百娟全家一年(2008年)的开销不超过50块。家里住的是黑漆漆的窑洞,每天早上,她把干馍掰成小块,用水泡一泡就是早饭。

那时全家人一起吃的晚饭也不过是每人一碗面片汤,配一小碟咸菜。

12岁的马百娟认为,好好学习,去北京上大学就是出路。她在作文里写道:“我要去北京上大学,我上了大学后,要去打工挣钱,我要一个月挣一千元钱……”

但在镜头面前,马百娟的父亲说“女娃是别人家的,书多少念一点,够用就行了。就是一个女孩,有必要读那么高的学历吗?”

三年后,第二次拍摄。马百娟随父母从大山搬到了小镇,过上了有水有面的生活。长高了,也胖了,15岁,但是已经不上学了。

她笑起来还是那个有点眯眯眼的女孩,但不再像当初那么明晃晃,变得有一点掩饰和闪避。

因为“我想外出打工挣钱,去帮助家里,为哥哥减轻负担”,她尝试着去找工作,15岁没有文化,酒店的工作人员说,现在前台也要会电脑操作,不需要扫地人员因为都铺了地毯。

坐在家门前桥上的马百娟,抬头摇摇头又低下头,那一刻,她或许有过很多憧憬,但是更多的限制在面前。

15年,马百娟她嫁给了自己亲戚家的哥哥,怀孕了。她跟同村的小姐妹们站在屋外的窗子边,聊着天,双手抚摸着自己微凸的肚子,露出了舒心的微笑。马百娟,最终还是没有走出她梦想走出的大山。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马百娟幸运的是没有成长在过去,如果她的出生倒退十年,在学校读书要么不可能,要么寥寥数几年。大山就像是是一道难以跨越的槛,阻断了槛内发展的脚步,禁锢了坎内老辈人的思想,更堵住了女童走出来的梦。

而马百娟的父亲,只是无数重男轻女思想践行者中的一个。

在古代“延续香火”、“养儿防老”的思想下,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即使到了经济和社会的发展的现代,重男轻女的思想还是一定程度的保留了下来。

我想大家都看过《都挺好》,剧名“都挺好”,但是剧情的反差,能够让人感受到该剧对“重男轻女”思想深深地讽刺。剧中的苏母重男轻女,苏父唯唯诺诺,大哥死要面子,二哥在家啃老,小妹被人忽视,这五个人构成一个原生家庭。剧情讲述了他们之间产生的各种矛盾,而矛盾的根源就是“重男轻女”的思想。

剧情到最后,小妹辞职回家照顾老年痴呆的父亲,并在照顾父亲的过程中幻想曾经渴望的美好,似乎也感受到了父母曾欠下的亲情,乍一看剧情的结尾很圆满,但是这个圆满是通过小妹的大度来实现的,而小妹又大度的无奈,所有人的过错最终都是通过小妹的最终妥协来救赎。

《都挺好》热播后,曾经引发网友的提问:“重男轻女的思想可以改变吗?”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网友都站在了无法改变的一方,就像一个网友所言,观念都是由社会认知造成的,经过过多年的固化认同这个很难再改变。这个世界一直在运转,我们或许无法改变父母的重男轻女思想,但是我们是这个不公思想的见证者,面对我们的下一代,绝对不可以重男轻女。

因为重男轻女,家庭经济开支的天平偏向了男孩,无数女孩辍学务工,这也成为了春蕾计划的建立初衷, 截至目前,春蕾计划已资助女童超过369万人次,捐建春蕾学校1811所,对52.7万人次女童进行了职业教育的培训。

在2020年将近之时,“春蕾计划”的事件无疑向我国慈善事业的发展提出诸多挑战和质疑,我们希望春蕾计划不忘初心,帮助我们消除重男轻女思想下的教育失衡,而不是发表一篇漏洞百出的声明去压低质疑的声音。

以“童书”为媒,带领父母高质地陪伴孩子。童绘王国绘本馆和线上app有着众多童书专家精心挑选的获奖绘本,欢迎宝妈们前往选择最适合自家孩子的阅读科普绘本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