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广州某中学初中生被迫嗑药 家长写信向市长求助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海南大学教务系统_海南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海南大学教务处|归类通
阅读模式 2004年11月11日09:20

广州某中学初中生被迫嗑药 家长写信向市长求助

社会犯罪势力渗入校园 无知初中生自称“大佬”参与“收数”贩毒 无辜同学被敲诈放药不敢声张

小琪的检讨书内容触目惊心。时报记者沈浪摄

  小琪的“检讨书”   

  我是好学生,不会做坏事

  致敬爱的校长:

  我是初一(×)班的李小琪,最近这个学期,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了,由于我们班的班风和人风头太大,所以,有许许多多的坏事也与我们班扯上了关系。

  就拿W××与L×收数的事(即强迫学生交保护费),在初一年级接头的主要是L××,收到的钱都是交给他然后转交W××的,我们班的小C也有份收数给W××。其实,初一、初二,每个年级甚至每个班都有一个带头的,就是说:“蛇无头不行”。所有事都是那些人带头的,一(×)班的L××、一(×)班的L××、一(×)班的F×、一(×)班Z×、一(×)班的C×、一(×)班的C××、一(×)班的C××、一(×)班的Z××、二(×)班的Z×、二(×)班的M×……这些人都是班上的大哥大姐,有的在帮W××收数,有的则自己做大哥!!

  至于摇头丸的事,确实是有的,我们的“大哥”小C,常常一早回来就猛摇头,一路摇一路说给别人听:他自己昨日去“PALAPALA”,还是和W××与L×去的,又说自己是他们俩的干弟弟,说W××教他“索茄”(吸毒)和“啪丸”(吃摇头丸)。又说自己姐夫多厉害呀!!!还说:“昨天晚上,我姐给了我一颗‘正野’,指摇头丸,叫‘蓝精灵’,吃了它以后,再加上巨响又刺激的音乐,甩到头都掉!”。他还问我们要不要,他说50元一粒,但不用钱给我们试,我们当然没要。他就介绍别人吃一种叫“三唑仑”的药,一块钱一粒,外表看上去像感冒通一样,没什么特别,但加上可乐或任何汽水、红牛,还有联邦—咳药水,这些就能令人很“high”(很兴奋)。

  一些不洁身自爱的人,有的居然去尝试,吃到傻乎乎的。我还有几个同学是“死党”,我们发过誓,绝不动那些毒品,如果谁吃我们就说笑:会打得他像猪头一样,所以,他们几个应该都没有吃过。可为什么会总想睡觉?……

  我是一个好学生,我不会做坏事!!

  今年6月,广州市政府办公厅信访局接到了一封初一学生家长的来信,信中透露了海珠区某中学初中学生中存在的涉及社会黑团伙暴力收取保护费、引诱无知学生吸毒、贩毒的惊人情况!这封信引起了信访局的高度重视,并马上把信呈报给市领导。张广宁市长看信后当即批示,要求海珠区政府及各有关部门迅速查办。海珠区公安局为此成立了专案组。整治5个月过后,该中学已经回复了往日的平静。

  事件起因

  儿子嗜睡父亲起疑

  今年6月初的一天,儿子在广州市海珠区某中学上初一的李先生奇怪地发现,平日很守时的儿子小琪(化名,下同),却连续两天晚上9点多才回家,而且见到他时都是睡眼朦胧,追问之下,小琪便说是因为自己过于疲惫,在球场上睡着了。

  6月15日上午11点多钟,班主任郭老师打来电话告诉李先生,小琪早上睡了四节课,第五节课更是不见了人影,后来再看到小琪时,却见他身上全是青草,一副刚睡醒的样子,估计他跑到草地上又睡了一觉去。听了这话,李先生脑子顿时“嗡”的一下,变成了空白。因为他还在上班,立即让自己退休的父亲赶到了学校。老人家在学校里外及周围凡是想到小琪能去的地方都去了,可就是没找到孩子。到了下午2点05分,上课铃已响过5分钟后,爷爷才看到依然睡眼朦胧的小琪出现在校门。为了不耽误上课,爷爷没有太多的责备,目送小琪走进了教室。

  下午2点30分,李先生的手机再次响起,传来了郭老师急切的声音:小琪又不见了!心急如焚的李先生,只好再一次让父亲赶到学校。3点多钟,小琪终于被找到,他仍然在睡觉。

  书包翻出惊人检讨书

  晚上8点多钟,李先生赶回了家,此时小琪早已进入了梦乡,任凭李先生怎么叫,他照样呼呼大睡。没办法,李先生只好打开小琪的书包,想看看书包是否有秘密,却赫然发现了儿子给校长的检讨书。

  看完儿子的检讨书,李先生惊呆了,在电视里才看到的一幕,竟出现在儿子的学校,并且儿子极有可能已被他们拉到了违法的边沿!!从孩子的检讨书看,事情非常严重,涉案学生达10多人,在社会上的黑团伙分子操纵下,以暴力方式收取学生保护费、强迫引诱同学参与贩卖摇头丸,服用三唑仑+汽水、咳药水等药品。小琪在信的最后写道:“我是一个好学生,我不会做坏事!”

  单靠学校的力量是难以清除这些黑势力,李先生想到了找市长,于是,他连夜写了一封信并附上儿子的检讨,在信中他最后写道:恳请张广宁市长严查此事,以还社会和学校一个清静!

  紧急处理

  市长批示各方严查严打

  6月16日,市政府办公厅信访局在收到李先生的来信后,立刻给予了高度重视,第二天,便以急件的形式,将此信呈报到了市府副秘书长崔仁泉处,崔仁泉副秘书长看完后马上批示:信中反映的情况值得引起高度重视,建议转海珠区政府调查处理,并告市公安局、教育局、市综治办。

  随后,张广宁市长、陈耀光秘书长也分别做出了重要批示,要求有关各方迅速查办此事。于是,社会各方力量迅速行动,开始了全面调查打击行动。海珠区公安分局为此专门成立了专案组,配合学校属地派出所,经过一段时间的深入调查,走访了大量相关人员,收集了充分证据,立刻展开了抓捕行动。巡警加强了对校园周围的巡逻密度,派出所则加强了此处城乡结合地带的治安力度,加强学校及周边地区的整治,净化校园干扰。

  学校则采取了成立护校队,午、晚放学时间加强对校内外巡查力度,对学生实行上学情况报告制,全面了解学生动态,并对协助团伙参与勒索违法活动的学生进行严肃处理。

  调查结果

  无业青年敲诈诱迫学生

  据区教育局调查显示,该校由于位于城乡结合地带,治安环境比较复杂,确实存在一个由无业青年W××、L×为首,有组织有计划的勾结社会青年“傻嘉”、“阿佳”、“牛屎脚”、“沙龙”组成的带有帮派性质的团伙在滋扰学生。这伙人平均年龄在16岁~20岁之间,分别居住在学校附近,平时就在学校周边地区隐蔽进行违法活动。

  这个团伙采取恐吓、殴打等手段,多次敲诈在校学生的钱财,还威逼一些在校学生为其效力,在班级里充当所谓的“老大”,负责一个星期给他们交纳一定数额的“保护费”。据不完全统计,今年3至6月,该校学生被敲诈现金高达数百元,殴打学生数十人,致使有些学生因担心受到打击报复而不敢向学校报告或公安机关报案。

  今年5月底,学校部分老师就发现自己班上的部分同学上课时

  精神恍惚,行为举止异常。经调查证实,绝大多数精神恍惚的学生,是在“W××”等团伙的引诱威逼下服吃了“三唑仑片”和“联邦止咳露”,此类药物属于严管药,不列入软性毒品。

  从接触过此类药物的学生检讨书反映,这些学生由于无知、好奇心强,受不住外界的引诱,而服下这些药物的,被迫吸毒者很少。

   作案方式

  偷偷放药

  引诱威胁尝毒

  W××等如何威逼引诱同学吃药,多数是通过偷偷放药和引诱的手段。

  小琪告诉记者,那天早上,他在回学校的路上遇到了W××,W很热情地说天气热请他喝可乐,小琪没有拒绝。W××就在一家士多店里要来了几瓶可乐,当时一起的还有小琪的死党阿V等3个人。喝完可乐后,他们就各自回到班上,可开始上课时,小琪就感觉晕乎乎的,怎么也支撑不住,只想睡觉。事后,阿V悄悄告诉小琪,他看见W××叫人在可乐里放了药,只是当时不敢说,担心说了会被打死。不少同学上课晕乎乎的,多数是喝了被偷偷放了药的饮料。

  另外一位同学告诉记者,W××那些人总是在他们面前说,吃了药会飘飘然,像做神仙一样,舒服得不得了。有时被他们说得自己也很想去试试,可又不敢,怕出问题,再说那种叫“蓝精灵”的(摇头丸),要50块一粒,也没钱。后来,W××就说吃“三唑仑片”和“联邦止咳露”也一样,作用不会太大,可以先试一下感觉。有些同学就会去试了,反正一块钱,还可以接受。可是吃过一回过后,他们就会逼同学再吃,如果不吃,他们就会说,要到学校里反映,学校会将同学开除等方法来威胁大家,有些同学不想被家人知道,又不想被开除,就只好再吃了。

经过警方与校方的整治,学校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时报记者萧嘉宁摄

  整治过后校外“大哥”销声匿迹

  昨日,记者再次走访了海珠区某中学,一些同学告诉记者,他们被爸妈“押送”的历史将不再有了,独自上学父母已很放心,学校更是用各种各样的课外兴趣班等形式,吸引同学们将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校风班风得到了根本改善,曾喝过“三唑仑片”和“联邦止咳露”的同学,也通过此事得到了深刻的教训……

  上午

  家长“押送”

  历史终结

  中午时分,记者在海珠区某中学找到了几个同学聊了起来。初二年级的小马同学是个漂亮的小女生,她告诉记者,自己以前因为没有经验,再加上性格比较开朗,所以,有些校外的人就总会主动跟她搭话,在被敲诈了50块钱后,她渐渐意识到必须远离这些人,但却总也甩不掉。后来,这件事被父母知道了,从此陪她上学成了父母每天的工作。自从今年7月中旬以来,校园周边的环境有了很大改善,班上的一些“小团伙”已被学校用化整为零的方式,分到了各个班级,进行个别教育。如今,爸妈已不用再送她上学了。

  另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学生坦承自己喝过“三唑仑片”和“联邦止咳露”,为此,学校老师多次跟他谈话,并进行家访,爸爸不得不每天“押送”他上学。放了学则被直接被“押送”回家。现在,学校里开展了多种活动,周围的那些“大哥”们消失了。通过这件事,他自己也觉得受到了教训:跟那些人在一起,既学不到知识,更没有好处,于是把心思放在了学习上。“爸爸妈妈也发现我真的变了,所以,也不再‘押送’我了。”

  中午

  午餐加休息一小时内返校

  记者在刚到海珠区某中学时,已近中午时分。11时50分左右,随着校门打开,学生成群结队地涌了出来,纷纷到门口的小吃店,校门口一片喧闹。学生一个个都是匆匆忙忙地吃饭;有几个学生甚至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而匆忙奔向学校。前后不到一个小时,校门口又恢复了宁静。一个学生边跑边回头对记者说:“再不快点,校门就要关了。”

  据海珠区某中学黄校长介绍,11点50分下课时,学校大门会打开,让学生回家或是到外面吃午餐,而这个时间是有限制的,到了12点15分,就只能进校门而不能外出了;等到了12点45分,校门就会关闭,不让学生进出。如果有学生回家吃饭,或在家睡觉,赶不上这个时间,他们就得等到下午1点40分校门再次打开时才能进校上课了。黄校长解释说,这是为防止学生利用中午的时间在外面闲逛,或者到网吧、游戏厅游玩。

  下午

  值日教师校内外巡逻

  据黄校长介绍,为了保护好学生,使他们不受骚扰,每天下午放学回家时,学校都会有老师值日,有时甚至是班主任或校长轮流值日,护送学生走完校门口那条小路,有些学生还要送到公交站牌。甚至还有老师在离学校门口五六百米的范围内“巡逻”,看有没有一些可疑外来人员骚扰学生。如果在校门口见到可疑的人,老师会主动去跟他们聊天,若发现端倪,老师们就会警告可疑分子不要打学生的主意。

  黄校长说,他曾带领老师去跟学校周边网吧的老板“谈判”,软硬皆施,让他们不要接受学生前来消费。而且,老师还会时不时地突击检查周围的网吧游戏厅,看有没有学生在里面玩,如果发现了,最起码会在全校公开警告处分这些学生,严重的会记过,然后找家长谈话。同时,学校还注意照顾这些学生的自尊心,当他们有进步时,下次开会就会表扬他们,并取消处分。

  内教

  培养学生争荣誉意识

  黄校长介绍说,如果学校的大环境、大氛围好了,学生自然不容易学坏,因此,关键是要把学校的整个风气搞上去。据他介绍,海珠区某中学时常会举行一些活动,比如比赛什么的,来把学生的注意力吸引到学校的生活和学习上来;另一方面,教育学生少跟校外人员接触。

  据介绍,海珠区某中学各年级都有教学任务,每天都要进行纪律、卫生等方面的评比,让每个学生都能参与进来,这样学生的精力自然放在学校了。就10月份来说,海珠区某中学就成功参加了广州市绿色学校评估、校运会、教师才艺展示等大型活动。从活动的情况看,学校的政治面貌、精神状态都很好,就算是曾经被“烂仔”引诱而失足的一些学生也慢慢把心收了回来,一个个争着为班集体争荣誉。

  外治  

  治安员日日周边巡逻

  记者同时从校门口多家士多店和小吃店的老板口中得知,今年下半年以来,海珠区某中学校门口的路上随时都有治安员巡逻,附近的治安环境明显好转,大部分人都对现在的治安情况表示满意。

  一位姓廖的士多店老板告诉记者,今年3月份的一天,他的自行车在店门口被人偷走了,当时他只是想进店里拿点东西,自行车放在门口没锁。结果,等他拿了东西出来,停在门口的自行车就不翼而飞了,这前后只不过2分钟的时间。

  提起以前的治安情况,廖老板直摇头。据他介绍,以前曾听一些学生说起,校内的学生在学校附近被校外人员或者校内的“烂仔”敲诈勒索,他自己也曾亲眼见过。据说那些人专挑学生上学、放学的时间,在一些偏僻的路口对学生下手。另外,还会在学校旁边的网吧里抢劫勒索学生。前几个月开始,附近每天都有治安人员巡逻,有时候一天来好几趟。从那段时间起,就再也没有听说过学生被人抢或者勒索的事了。

  本专题撰文时报记者王丽凤 实习生邹侨尉 廖秋桃 通讯员穗府信

岂能容不良势力入侵校园   李龙   带有帮派性质的团伙,以暴力方式收取学生保护费,强迫引诱学生参与贩卖摇头丸、服用严管药品。一封寄给广州市长的初中生家长求助信披露的问题,让所有的广州人吃了一惊。   毫无疑问,校园周边帮派势力的存在,不但会影响学生的正常人身安全,而且,一些学生被推为“老大”成为了暴力团伙渗入校园的内部代言人,其实,他们自己也是受害者。校园不是江湖,“黑势力”的暴力原则不应该成为校园文化的一种,广州绝不能容许这些暴力团伙侵害我们的学生。   广州市有着一个自上而下的全面打击黑恶势力的机制,这件事通过信访办,惊动了广州市长,他当即作了批示,要惩办这些作恶者。我们看到,在这一事件中,市长、政府各部门,都急家长之所急,想家长之所想,校方、社会、警方迅速行动,共同参与,形成了管理一体化的综合治理格局,彻底切断了黑势力入侵校园的所有通道,净化了校园的治安环境。铁的事实说明,在广州这个讲求法治的社会主义城市,想使用暴力欺压学生、威逼学生,注定是要失败的。   当然,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作恶者终将得到法律的惩治,校园又恢复了以前的平静,但校园周边社会不良势力的出现还是要引起我们的足够重视。社会不良势力不断入侵校园,单凭学校的管理和防范是乏力的,重要的是要形成一个长期的社会防范机制,及时铲除可能衍生不良势力的土壤,保证学校和学生的安全。对涉案的学生也要本着治病救人的软硬两手教育,这样,才能彻底斩断伸向校园的“黑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