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写信吗?”短短一句话引发热评!杭州的第一封信从这里寄出,微信玩得很爽的你还会写信吗?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海南大学教务系统_海南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海南大学教务处|归类通
阅读模式

近日,人民网微博发布了一条《你还会写信吗?》,用九张图文并茂的图片给网友科普了如何正确使用从称谓、提称到署名的写信格式。此条微博很快被诸多主流媒体关注和转载,网友纷纷留言表示:“原来写好一封信有这么多讲究”、“如今的社会很少人会写信了,但是信件一直都是人类情感最佳的载体”、“信息化时代,写信更像是一种情怀”……

事实上,从去年到今年,诸如《信·中国》、《见字如面》这类有关书信的节目火爆也成为现象级事件,在当下啥都讲究“快”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写信这种古老、笨拙、缓慢而温柔的交流方式,以综艺节目的形式重新让我们心中涌起暖流。

△《信中国》节目截图

△《见字如面》节目截图

那么,随着通信技术的飞速发展,这种曾经承担着“沟通联络”重任的书信还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吗?

现在谁还在写信?

随访40位市民,只有11人还会写信

昨日,小编在河坊街和龙翔桥人流密集的地方对40位市民进行了随机采访,这些市民年龄在16岁到40岁之间,采访数据显示, 现在还会写信的有11人 。

其中3人写的是普通的书信或明信片,8人写的是“专用书信”,例如:求职信、介绍信、推荐信、感谢信之类,剩余的29人均表示现在不会写信。据老家在江苏、正在河坊街卖糖糍的一位老师傅说,他们70、80年代写信比较多,后来就不写了。

“大一的时候,我爸爸给我写了两封信,我现在还珍藏着,时不时会拿出来看。”杜宇点大学毕业一年了,现在在杭州工作,谈起写信的经历,他有自己的故事。杜宇点说,在信里父亲叮嘱他,大学是新的开始,要对自己负责任,更要对人生有长远的规划……”

当时收到这两封信脸我都红了,心想我都这么大了,爸爸怎么还给我写信,但父亲的话我一直记在脑海里,伴随我度过大学,进入社会。平常不会说出的话,写信的时候都能表达,信是一个很好的载体。”杜宇点说。

相比于很多00后热衷于用微信、QQ、电话等通讯方式,从小爱写信的戴乐怡显得尤为特别。“高中的时候有朋友要离开杭州,回到四川老家上学,我就给她写了封信,祝福她在新的环境里学习进步,尽快适应。她回信说欢迎我去她家玩。”刚高考结束的戴乐怡认为这些信件对她来说很重要。

和戴乐怡用书信传递朋友间友谊不同的是,王菁菁和老公用书信拉近了异国恋的距离。王菁菁跟老公相恋是在大学。2010年,老公去美国的UCLA读研究生,而王菁菁留在了国内。

“异地恋是非常痛苦的,当时微信还没这么发达,我们又有时差,聊天基本靠在QQ上的留言,我记得他当时说过一句话,既然异地恋已经无法改变,那么恋爱就要增加仪式感,于是我们开始写信。”王菁菁回忆道,当时从美国寄来的信八天左右才能收到,每次寄信的成本在两美元左右,她每次去收信,就像去收礼物。

杭州的第一封信从官巷口邮局寄出

邮递员现在开邮筒就像开百宝箱

书信的传递需要媒介,杭州的这个媒介最早设在中山中路的官巷口。据《民国杭州历史遗存》资料显示,官巷口邮局是我国最早的邮局之一。1895年,杭州城内就已经建立了一个官办的寄信局——杭州府送信官局。

△官巷口邮局前的邮筒

该局的服务项目有:寄送信件、新闻纸、刊物等,这标志着杭州邮政正式问世。1911年到1927年,清政府正式批准设立大清邮政总局(民国后更名为浙江邮务管理局),局址就一直设立在此。

猜你喜欢